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 内容页

28万人给出9.1的评分,这部片无论如何都要看一次

  • ju111net登录
  • 2019-05-14
  • 209人已阅读
简介1984年的东德,冰冷封闭,就像一台重复运作的巨型机械。无数颗螺丝钉竭尽全力,发光发热,为其贡献着一己之力。但总有那么几颗无法拧紧,不听

    1984年的东德,冰冷封闭,就像一台重复运作的巨型机械。无数颗螺丝钉竭尽全力,发光发热,为其贡献着一己之力。但总有那么几颗无法拧紧,不听话地蹦出螺旋的凹槽。而它们的下场无一例外,皆被处理成废品,无情抛弃。《窃听风暴》第79届奥斯卡的最佳外语片,一部改写历史,震撼全世界的电影。同时,也是厂长为数不多、反复拿来看的一部经典之作。初看惊艳,再看却是回味无穷。它让我们看到,一座大厦的倾塌,往往是从一条小小的裂缝开始。而这条裂缝,就是本片的男主维斯勒。这是一个典型的德国男人,严谨细致,不苟言笑。无牵无挂的独身生活,让他十分适合做一名为国效力的秘密警察。维斯勒业务熟练,尤其擅长监听和审讯,还在特工学院兼任教授。如果不是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次任务,这颗称职的螺丝钉,或许会兢兢业业一辈子。所有的一切,只源于开头那场平淡无奇的舞台剧。一场表演下来,只手遮天的文化部部长,看上了在舞台上表演的女演员。而拥有敏锐直觉的维斯勒,盯上了女演员的丈夫,一名有反动嫌疑的新锐作家。两人不谋而合,开始了秘密监听。那个时候,恐怕维斯勒自己都不愿意承认,他早已被女演员的美丽打动。更没想到的是,窃听任务执行到一半,维斯勒的人性开始复苏。他竟然选择牺牲自己的仕途,去保护这群作家。不仅杜撰窃听报告,还在最危急当口,帮这群“叛国”作家躲过一劫。维斯勒的下场可想而知,被国家贬职,成为一名拆信员。直到政治变天,柏林墙被推倒,他才从暗无天日的地下室中解救出来。但仍然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,靠送报维持生计。故事发生在1984年的东德,对历史稍有了解,就会知道这不是一个随意挑选的年份。在那个背景下,前民主德国有85000名秘密警察和数十万名"线民",埋伏在社会各个角落的。而维斯勒不过是其中的一名。由此看来,片中人人自危的紧张氛围,并非导演故意夸大。想想看,整个社会都笼罩在国家安全局的高压统治之下。所有人都谨小慎微,连吃饭时开的一个玩笑,都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。用维斯勒顶头上司的话来说,就是:“国家把你培养地这么优秀,不是让你开国家的玩笑,甚至是出卖国家。你要做的,是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。”然而,维斯勒偏偏出卖了他口中所谓的国家。在窃听作家夫妇的过程中,他亲耳听到这群自由人士的信仰和呐喊,内心得到前所未有的极大触动。趁两人都不在家时,顺走了一本诗集。躺在沙发上,一边读诗,一边独享惬意时光。隔着窃听器,听到作家弹奏出的、饱含情感的钢琴声时,会忍不住流下热泪。在得知另一位作家自杀的隐情后,决定纵容他们密谋写反动文章。没几天,一篇揭发东德真实自杀人数的文章,出现在了西德的一本杂志上。国安局瞬间爆发了,埋了这么多眼线,居然还有漏网之鱼。于是,头号嫌疑犯作家,以及监听他的维斯勒,一并被视为了国家的的眼中钉。连同作家的妻子,美丽又坚强舞台剧演员,被文化部部长蹂躏摧残后,还要被逼着背叛丈夫。到最后,精神恍惚之下,一场意外车祸夺去了她短暂的生命。说到底,电影是为了表现前民主德国的人们,对自由民主的追求与向往。文中的主角本应是那对作家夫妇,但仅仅是这样,作品的震撼力必然会大大降低。把镜头对向维斯勒的做法,显得十分高明。在夫妻两人之间,维斯勒仿佛一个上帝,在事情的节骨点,掌控着命运的走向。利用安装在门铃上的电线,他让作家知道了妻子和文艺部长约会的秘密。而后,他又设计一场酒馆偶遇,说服了女演员,让她回到了作家的身边。电影中有一个镜头,窃听器那头,作家夫妇幸福地拥抱在一起。维斯勒在耳机这头,也侧着身体,环抱着手臂,像是在安抚着自己的爱人。他完全被他们吸引了,感动了。沉浸在幸福氛围中的维斯勒,没发现另外一名接班的特工来了。直到同事提醒他,他才马上坐正身子,严肃地说:“你又迟到了5分钟。”当晚,他找来一个妓女,来宣泄自己的感情和性欲。甚至幼稚得要妓女配多陪他一会……维斯勒不知道背叛国家的结果吗?他当然知道。顶头上司不止一次对他说过,窃听计划成功的话,他们都会得到提升的。与此同时,也暗示了失败的严重后果。哪怕如此,他还是拼尽全力,去保护这对夫妇。当看到心爱的女演员,被车撞出几米开外时,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情。不顾自己特工的身份,像个孩子一样疯狂地冲上去,跪在女演员面前:女演员奄奄一息:“我太懦弱了,我永远无法弥补我的过错。”维斯勒痛不欲生:“别说话了,你不会死,我已经把打字机转移了。”而此时,作家从楼跑了下来,抱起爱人,失声痛哭。而维斯勒,却像影子一样躲到一旁,只能在心中为触摸不到的爱人,默默流泪。总之,一个杀手动了情的故事,浪漫又凄美。导演兼编剧多纳士马尔克,前后筹备了9年,于33岁才推出这部处女作。初试啼声,便一举成名。拍摄过程中,多纳士马尔克受到许多前东德人的帮助。电影中的机关大楼属于实地拍摄,但唯一被拒绝的实拍地点,是前东德监狱博物馆的馆长。馆长说,这个剧本不符合史实。因为整个东德历史,像维斯勒这样“良心发现”的秘密警察,对不起,一个都没有。事实远比电影更冷酷无情。就像导演说的,在那个动乱不堪的年代,你是有选择的。然而,事实却是,没有人选择善良。电影的结局太温情。柏林墙被推倒的两年后,作家得知自己当年也被监视过,十分意外。跑去国安局查看档案,发现了几大本杜撰的监听记录。震惊之余,他被署名HGW XX/7的特工深深感动。原来,在最动乱、最危险的关头,他之所以能逃过一劫,全因为有一个陌生人,在背后默默帮助他,支持他。而他竟然一无所知。看着拉着报纸,走在大街上的维斯勒,迟到多年的感动和感谢,却不知如何说出口。再两年后,维斯勒路过一家书店。书店的橱窗上贴着一张大大的作家的画报,那是一本献给好人的书。而那个好人,正是他本人。因为书的扉页上,写着献给HGW XX/7。终于,一个动乱时期的好人,得到了最温情,最浪漫的回报。

文章评论

Top